现身说法:在北电和中戏学编剧是怎样一种体验?
发表时间:2019-09-11     阅读次数:     字体:【

学编剧,到底是去中戏好还是北电好呢?如果有机会让你选择,你会考虑哪个学校?

这两所学校分别代表了国内戏剧和电影的最高学府,同样教编剧,它们在教学风格上确实存在鲜明的差别。

网友们曾就这个问题展开了激烈的争论,有人在综合他们的答案再求证两所学校的在校生,分别总结了这些教学特点:

北京电影学院编剧教学

先写故事,看电影的多,与市场紧密接轨,思想开放,机灵有创意,脑洞大开,每个专业都注重拍摄,以电影为主,偏向类型片,偏重画面感……

中央戏剧学院编剧教学

先写叙事散文,读书的多,大量的文学类阅读书单,写读书笔记,把文本读透,把人性读透,学风严谨,写作基础扎实,以戏剧为主,渐渐转向电视剧,偏向文艺片,偏重人物情感……

看完之后,是不是更难抉择?当然如果有可能,同时到中戏和北电学习编剧,吸取两所学校的教学精华,那就完美了!

在最新一期后浪剧场中,我们邀请到后浪·拍电影网最受欢迎的编剧课老师韩佳彤老师,韩老师本科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影视导演专业,硕士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电影剧本创作及理论专业,对于我们开篇提到的去中戏还是北电学编剧更好这个问题,韩老师是如何回答的?对这两所学校的教学方法,韩老师又有怎样的评价?另外,还有很多朋友都比较感兴趣的话题,比如,“我有很多让自己感动的素材,但是写出来之后为什么就打动不了别人?”、“如何掌握类型电影的技巧并实现类型创新?”,还有“到拍电影网学习编剧课,可以学到哪些东西?韩老师如何针对不同的学生因材施教”……

以下是本期后浪剧场《我有故事,可以做编剧吗?》部分文字摘录,完整访谈内容请点击“这里”收听节目。

我的素材那么真实,那么动人,为什么写出来别人看了不感动?

韩老师:我觉得每个人心目当中都有一个自己的故事,每个人都有自己想通过故事表达的一份情感,我觉得不单是编剧有这样的冲动,我相信任何一个人但凡他有过生活的体验,他一定会对生活有自己最直观的感受。我们表达感受的方法其实有很多,比如有人通过画画有人通过跳舞,有人通过作曲,方式很多,我觉得编故事只是方式之一,走进编故事的行列其实更容易一点。我们都会写,我们都有基本功,这是九年制义务教育带给我们的条件,我们打小就会写记叙文写日记,我觉得这其实给了我们很多很好的提炼素材的方法。

电影故事跟写记叙文、写日记的叙事其实还是不同的,它在这个过程当中可能会增加一些关于戏剧性的提炼和戏剧性的编排,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很多来上这个课的学生会觉得我的素材那么真实,我的素材那么打动我,怎么就我写出来的东西大家看了不感动的,我觉得这个技法其实是我们是需要去学习的。电影故事的写作和戏剧的写作其实还是有自己的章法,所以很多学员来到这里,他其实就是怀着一种老师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样的章法和规律,让我可以来有效地通过文字语言释放我的情感。

写故事就像是拳击手打拳,是双向的。

韩老师:写故事其实有点像拳击手打拳,是双向的。首先自己要有力量,第二要有技法,如果你只有力量没有技法,其实是打不出拳来的,就是瞎打,然后你只有技法而没有力量,你出的拳永远是空的,我觉得每个人对于自己生活情感的素材其实就是你拳头的力量,你打出去的方式和方法其实就是我们编剧带来的章法。

我想起了我当学生时写作的很多困惑,那时候上本科,我总是带着很多感觉去找老师说我想写这样的故事那样的故事,老师会说你看你情感有余,章法不足对吧!其实就是当我自己有了这种困惑,我再去反过来当老师去教学生的时候,我会想到学生其实也会怀有这样的困惑。

韩老师的编剧课堂

我觉得我的学生分为两类,一类是他自己其实是特别有情感体验,但就是不会写,作为老师就是教他们怎么写。还有一类学生是有自己的章法,但是不会开掘自己的情感,作为老师就是引导他们怎么样开掘自己的情感。所以我经常在碰到第二类的学生的时候,会觉得好可惜,因为他会很程式化地去写出很多,一看就是有大量的阅片量,他有很多二手经验,写出来的起承转合都特别的头头是道,但是你要真挖他故事背后的情感,会觉得真可惜,就是对于人物的观察,因为不到位使这个故事空有一个表壳的结构和节奏,但是却没有对人物的塑造,没有情感没有灵魂,甚至没有把自己放进去的这样的一种体验。所以对于第二类的学生,我们采用的都是打开心扉挖掘自己,我觉得这个其实是中戏大学四年教我的。

中戏不教章法,就让写记叙文?

韩老师:我给大家讲一个我上学时候的小例子。我们刚入学的时候觉得很奇怪,那时候我们的带班老师是一个业内非常知名的编剧,那时候他的作品就已经在国际上拿奖了(具体是谁大家查一下就知道了)。我们刚入学时,这位老师不教我们章法,只是让我们自己回去看一些剧作方向的书。悉德·菲尔德、罗伯特·麦基的书,还有很多戏剧本体论、观影心理学的书,然后丝毫不在课堂上教章法,但就只是让我们干一件事,每一周写一篇生活记叙文。写了一年左右就写三个命题,我现在都牢记:我最难忘的一件事、我的父亲母亲和我的童年往事。随着这个写作的过程,我们很着急,我们是来学戏剧我们来学电影的,为什么让我们写这种东西?然后那时候对老师产生误会,就觉得老师不教我们。

第二年的时候很奇怪还是不写,老师也允许你去做一些少量的短片的创作,比如情境练习、人物塑造练习,也带着你去做一些剧作方向的练习,但是主打的作业是教人间观察,练习观察人物,每周上大街上找一个职业的特性的人物,然后去观察他,采访他回来提交作业。那时候我们都用录音笔,就拿着录音笔去录完了之后,一段一段地听,做访谈记录,然后今天听了谁明天听了谁啪啪啪记下来,这样持续将近一年的时间。大二过去了,依然不会很系统地去告诉你该怎么样写故事。

到大三的时候,老师开始带着做短片写作,就是扎扎实实地系统写作,然后你再回看的时候会发现老师那个时候的用意是什么,教我们去选材,教我们去做人物塑造。

我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很感激那时候的老师,如果他是在大一就直接把他的那些技巧告诉我们,我觉得我可能写出来的东西就像我说的后者同学写的那样空有技法缺少人物。我觉得中戏的这套体系对于我本科来说,是一种厚积薄发,他让我在后面用技巧的时候,我会潜移默化地带入到我之前所做的人物塑造,我会开始去思考在这个结构当中我的人物是否是合理的。我们就会发现很多编剧其实有的时候在编排结构和做人物(塑造)之间会有取舍,比如说为了保结构去人物,但是我们更加倾向于这两者其实是互通的,人物对我们的结构是有推动的,因为它要推动事件,事件变化了,结构肯定会变化。反过来结构对人物也是有塑造作用的。

举个例子,咱俩在聊天可能什么事都没发生,咱俩之间的了解可能仅限于一级,但是因为现在隔壁着火了出这一件事儿,接下来小树老师拼命地救我,让我们的情感更加加深了一层,我觉得她可以跟我肝胆相照,这其实就是事件对人物的塑造,但是也因为小树老师救了我这件事,这几个举动使得火灭了之后,事件又进行了展开,我觉得这就是人物和事件的关系。我们很多编剧在前期创作的时候为了技巧而技巧,保结构保节奏,啪啪啪地去捋大事件,我觉得这些不是说没用,这些是要建立在人物搭建的基础之上去用,就是一定是先有了人物,人物去延伸出来所有的人物情感。所以我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前期对人物所做的这些练习其实都是非常有用的。

如何融合中戏和北电的教学优势

韩老师:我到电影学院读研究生的时候,就感觉电影学院给我开出了另外一扇窗户。我在中戏学习的时候,发现每个老师的体系其实都是围绕着我们的一个方向去走,大家非常明确你到大四的时候要给出一个什么样的东西来,就是所有的老师的课程可能都会配合这个去做。但来到北京电影学院你会发现百花齐放,每个老师的艺术观点都不同,然后给我带来的启发也都不一样。我觉得这两个学校特别好,他们各自有各自的特色,让我觉得在这七年的学习当中收获很多。

当我后来再去做老师的时候,我其实也是想本着一个观点,我一直在做一种融合,想给学生们开更多的窗户,让他们知道电影的门类有很多,不止有类型电影,文艺片里面也有很多分支,也有很多流派。会建议我的学生去打开自己的眼界,看更多的片子,去发现原来电影艺术有这么多的门类,与此同时也想要给他们一些最基础的剧作体系的搭建,其实就是我一直以来立志做的一件事情。

韩老师在讲课

后浪·拍电影网从2012年开班到现在已经七年的时间了,除了剧作班,还有创作班等等。在跟学生交流时我也会说,学生对我的反馈其实是丰富了我的教学体系,有的时候你会发现你的教学体系里面一定会有一些漏洞,但在跟学生一起做创作交流的过程当中,其实是彼此互补漏洞的一个界面,我觉得这个其实是特别好的。

我特别喜欢一句话叫从实践当中来到实践当中去,我们的剧作理论也是这样的,一个编剧老师其实一定要有创作实践经验,就是从实践里面取舍自己的很多经验去反哺他的系统,然后再整合系统去教给学生,然后再带着学生去实践,这个过程其实是特别好的一个过程,这也是电影学院带给我的一个瑰宝。我觉得我在电影学院遇到的每个老师都好厉害,他们可以说是水陆双栖,站在讲台上,他能教你很多理论体系知识,出去后他能创作好多优秀的影视作品。我觉得老师们的实践其实是反哺我们的教学的,使我们更能了解到,有些理论一定不是就摆在那里,一定是不可推翻或者是不可逾越,每套理论底下都有自己的一些问题,这些问题靠什么?其实就是靠后来人的实践去丰富……

韩老师在课堂上

学生参差不齐,如何因材施教?

韩老师:与其说上课,其实更像是一个沙龙,大家聚在一起,建立在一个理论课程的基础上,打开心扉聊自己想做的东西,我觉得这个过程其实特别好。通过这样的一个窗户,我们知道了很多生活当中其他人的生活和故事,高中生有高中生的苦恼,家庭主妇有家庭主妇的追求,在行业里面比如说有做律师的,有做服装设计的。大家都有自己生活的一个维度,你会发现是故事把大家凝结在了一起,然后大家来了之后畅所欲言,我觉得这种感觉特别好……

韩老师的编剧课

学生来的诉求其实也很明确,就是老师你能不能帮到我,我有特别想说的话,你能不能让我很畅快地通过一个故事说出来?我会在这个过程当中去区分,我说这个孩子可能不讲究叙事,那我就不会用叙事的那种模式去匡求他一定得三分钟就建置戏剧冲突,我一定不会这么要求这样的学生。虽然他们处在一个班,但我对每个人的要求都不一样,这就是艺术创作最好的地方,因为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我们想要的东西不一样,因而我们各自追求的艺术的这条路也不一样。

有些学生可能就说我来这其实就是要做商业片的,甚至他会拿来很多片子说我要做成这样的片子,我会觉得这样的也是一种路。还有很多学生很文艺,但是他又不想只是很文艺,让别人看不懂他的叙事,我会教他一些叙事的章法,我觉得这个度其实是我们要互相去考量的……

学员课堂笔记

章法不是唯一的,创作的思维和探索的态度才是最重要的。

韩老师:比如对于类型场景的写作,我们有时候也会讲追逐的戏怎么写,就是追逐类型场景,打斗场景怎么写,浪漫场景怎么写,喜剧场景怎么写,然后我们还有对谈场景,比如说我刚才说的就是一场非常明确的对谈的场景。还有一种就叫铺垫场景,可能有些戏表面看来人物之间没有交流,但是他其实是一个极其重要的铺垫,这个铺垫其实是一种气场,它整合了你剧中的这种气氛,还帮助我们转场。

这其实就是剧作当中我在跟学生去探讨艺术创作的时候,我们开拓出来的很多个维度,我经常说条条大路通罗马,电影不是唯一的,电影故事也不是唯一的,电影叙事的模式也不是唯一的,我们更可贵的是在一些老一代前辈的叙事模式的基础之上,去获得更多的探索。如果说学习是第一步,我觉得探索比学习更重要。我们在掌握了学习模式的基础上,又更深一层地探索在这类型的基础上有很多人做了反类型,或者是做类型的杂糅,或者是在这个过程当中,它的叙事模式在某一些段落做了一些调整,我觉得这是最愉快的一个过程,也是我跟学生在探索发现的过程当中,觉得最神奇的地方。

原来电影其实是也可以这么去做的,我觉得这个学习的体验要比真正的单纯只是学到一个章法要更有用。我可以这么明确地说,电影当然有章法,章法不唯一。就是学到了一个章法,并不一定就是真正得到了一个葵花宝典,就可以行走江湖了,一定不是这样的。拿到葵花宝典不是最重要的,有可能你拿到的还不一定是葵花宝典。电影学院的每个老师都有自己的葵花宝典,你可能拿了18本葵花宝典,依然不会写故事,这是有可能的。我觉得创作的思维和探索的态度其实是最重要的。就是我拿到了一本剧作法,我能不能在剧作法的基础之上去探索它,然后慢慢就会变成我们一种创作的思维习惯,而当这种习惯融入到你的脑海当中,你再去提笔写故事的时候,就再也不会按照你之前的那种平铺直叙的原生态写作了,一定会有自己的一些设计,我觉得这个设计是有必要的……

韩佳彤老师最新课程



 
上一篇:大导演上学时都如何学电影?
下一篇:打破常规!5种重塑剧本风格的方法

咨询热线

021-64179243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中山北路3323号春之声大厦7F  
技术支持:腾云网